2020年约旦经济能够抗住疫情“大考”吗?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7-22 11:27     来源:亚洲游戏

  2020年新冠疫情是一场“大考”,位于中东地缘政治中心的约旦能否抗住“大考”,能否在后疫情时代全球性经济衰退中走出重启之路?

  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统计数据,2019年约旦人口为1100万,GDP总量438亿美元,人均GDP4336美元,小学入学率为80.8%,人均寿命为74.3岁。

  据世行最新国别报告,受新冠疫情的负面影响,约旦国内需求显著放缓,因此约旦短期经济增长前景有望减弱,预计2020年约旦GDP为-3.5%。

  疫情前约旦经济疲弱,而2020年新冠疫情对约旦经济不啻雪上加霜,约旦主要出口和区域市场被迫减缓、入境旅游人数和外资流入的减少,严格执行社会隔离措施而造成服务业混乱。另一方面,全球油价下跌将为约旦进口账单提供明显的喘息空间,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经常账户的恶化。

  2019年前三季度约旦实际GDP增长率为1.9%,与过去三年的趋势一致。2019年全年总体通货膨胀率保持在较低水平,消费者价格平均增长率为0.8%,而2018年为4.5%。类似的价格趋势在2020年前两个月仍在继续。

  2019年3季度,由于约旦贸易赤字,特别是非石油贸易赤字减少了15.1%,约旦经常账户赤字(CAD)下降了近60%,降至10.8亿美元,占GDP的3.4%;而2018年同期为28.7亿美元,占GDP的9.3%。

  2019年,约旦中央财政赤字(包括财政拨款和现金支出)占GDP比重为4.7%,比2018年和2019年预算分别扩大1.3%和1.6%。这一增长主要基于国内经济活动欠佳(占GDP比例下降了1.0个百分点,降至22.2%)。2019年12月底,约旦债务GDP占比(包括欠款)上升了4.7个百分点,达到GDP的99.1%。

  在约旦青年和妇女中,贫穷和就业依然极具挑战。在2019年第三季度,约旦失业率仍保持在19%的高位,比2018年同期高出0.5个百分点。女性失业率继续上升,达到27.5%,进一步扩大了与男性失业率之间本已很大的差距,男性失业率则稳定在17%。

  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受新冠疫情的影响,约旦短期增长前景已明显减弱。预计2020年GDP增长为-3.5%。

  疫情使约旦经济全面受挫,预计2020年上半年因宵禁的原因对国内需求产生重大负面影响。此外,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增长前景疲弱的溢出效应,可能会以外国直接投资和侨汇减少的形式进一步拖累约旦经济。2021年,预计约旦经济有望逐步复苏至2.0%,中期恢复到2.2%。

  预计2020年约旦通胀仍将保持温和,但存在相当大的下行风险。价格的疲软主要来自国际商品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的良好前景。

  2020年由于约旦融资总需求巨大,预计外部失衡将会加剧。由于受疫情负面影响,约旦经常账户赤字预计到2020年将扩大,预计在中期将有所缓解。

  国际石油价格的急剧下跌使约旦的经济窘境得到缓冲,但由于外部需求疲软,以及出口、侨汇、来约旅游人数和外国投资下降等对约旦经济的冲击,预计2020年约旦外部帐户将会恶化。

  在融资条件充满挑战的情况下,全球经济形势的发展进一步加剧了约旦对发达国家政府发展资金的依赖,尤其是在2020年末约旦需一次性付清大笔的到期欧洲债券。

  2020年约旦财政短期内面临挑战,但中期将逐渐恢复。由于经常性支出,如增加抗击疫情类支出和税收收入显著减少(主要是经济放缓造成),2020年约旦的总体赤字(包括赠款)可能只是名义上的下降,而资本支出预计将显著恢复。

  约旦税收在GDP中占比可能会在2021年增加,因为基数效应较低,但考虑到税收体系明显的低活力,预计中期约旦税收占GDP的比例将会上升。为了确保税收在GDP中占比17.3%,约旦需要用额外的收入措施,如财政缺口补救措施来抵消。在支出方面,预计约旦经常性支出在中期只会略微收缩,而资本支出预计平均占GDP的3.7%左右。

  由于约旦疫情类额外支出和为提振经济所采取的财政措施,因此后疫情时期约旦可能会面临经济直接下行的风险。预计约旦债务GDP占比在中期有望继续保持高位。即使中期经济增长略有改善,劳动力市场的挑战以及疫情蔓延所带来的潜在影响依然令人担忧。

  尽管中期约旦GDP增长前景温并乐观,但世行报告表明,这不足以将就业率从持续的低水平提高到占劳动年龄人口相当大比例的水平。短期内疫情负面影响将持续,预计2020年约旦旅游收入将会下降,这可能会抑制行业内劳动力需求。

  此外,约旦易受来自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侨汇以及投资流动的影响,将对约旦人家庭生活及约旦经济发展造成新的冲击。

  世行预测疫情对全球经济复苏和约旦经济复苏构成直接重大下行风险。此外,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增加亦对约旦经济构成了进一步的挑战。鉴于约旦债务水平高企,约旦经济政策反应可能受限于财政空间有限和因疫情导致资本流入新兴市场急剧下降。再者,约旦与美元汇率挂钩也限制了其货币政策作为。

  目前全球疫情仍在蔓延,约旦总融资需求因此会变得更加难以满足。2020年第四季度将到期的12.5亿欧元债券可能是约旦面临的巨大挑战。

  中期而言,约旦经济重启和创造就业的速度——长期持续减少贫困和脆弱性的关键——将完全取决于全球复苏的速度和约旦经济自身的韧性。当然,新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EFF计划将有助于约旦中期宏观经济稳定。

  对于一个深陷社会、经济和环境多重压力的国家来说,疫情既是“大考”,又为约旦敲响了警钟。疫情爆发后,约旦政府成立了三个专项基金,以支持卫生部门和受影响的部门。约旦中央银行适时制定出了一套预防措施,以遏制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此外,约旦政府已意识到过度依赖外国援助带来的致命危害,因此为加强卫生和农业等部门的可持续发展,政府已成立了三个委员会,专门负责生产医疗用品和设备、食品加工和制药。

  约旦阿卜杜拉国王,一位在过去21年中历经战争、、地区冲突、难民潮、金融危机和新冠疫情等独特的国家元首,希望通过“疫情外交”转危为机,在世行、IMF及多、双边援助的支持下,突破疫情和地缘政治危机、领导约旦人民破晓迎光、拿下疫情“大考”。(陈)

  网站管理: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技术支持: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技术支持电线传线

  网站服务电线统一平台电线邮箱:商务部邮箱地址:中国北京东长安街2号 100731

亚洲游戏
CopyRight 亚洲游戏 ALL Rights Reserved